<output id="agvrs"></output>
    <tr id="agvrs"><label id="agvrs"></label></tr>

    1. <acronym id="agvrs"></acronym>

      <td id="agvrs"></td>
        <track id="agvrs"></track>
      1. <p id="agvrs"><label id="agvrs"></label></p>
      2. <tr id="agvrs"><button id="agvrs"><menu id="agvrs"></menu></button></tr>

        首页>成功案例>民事案例>高甲爭奪拆遷安置房遺產繼承糾紛案一審勝訴判決書
        民事案例

        高甲爭奪拆遷安置房遺產繼承糾紛案一審勝訴判決書

        時間:2019-02-17   作者:沛縣律師  【原創】       閱讀
        高甲爭奪拆遷安置房遺產繼承糾紛案一審勝訴判決書
        摘要
        江蘇省沛縣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8)蘇0322民初3029號原告:高甲,男,1985年生,居民身份證號碼32032219XXXX,漢族,居民,住沛縣。委托訴訟代理人:段文超,江蘇蘇韻律師事務所律師。被告:高乙,男,1973年生,居民身份證號碼32032219XXXX,漢族,居民,住沛縣。被告:楊某,女,1937年生,居民身份證號碼32032219XXXX,漢族,居民,住沛縣。被告:高丙,女,1970年生,居民身份證號碼32032219XXXX,漢族,居民,住沛縣。。被告:高丁,男,1970年生,居民身份證號碼32032219XXXX,漢族,居民,住沛縣。原告高甲與被告高乙、楊某、高丙、高
        文章內容

        江蘇省沛縣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8)蘇0322民初3029號

        原告:高甲,男,1985年生,居民身份證號碼32032219XXXX,漢族,居民,住沛縣。

        委托訴訟代理人:段文超,江蘇蘇韻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高乙,男,1973年生,居民身份證號碼32032219XXXX,漢族,居民,住沛縣。

        被告:楊某,女,1937年生,居民身份證號碼32032219XXXX,漢族,居民,住沛縣。

        被告:高丙,女,1970年生,居民身份證號碼32032219XXXX,漢族,居民,住沛縣。。

        被告:高丁,男,1970年生,居民身份證號碼32032219XXXX,漢族,居民,住沛縣。

        原告高甲與被告高乙、楊某、高丙、高丁繼承糾紛一案,本院于2018年5月2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適用簡易程序,于2018年6月27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高甲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段文超,被告高乙、楊某、高丙、高丁等均到庭參加訴訟。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8年10月9日、2019年1月28日兩次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第二次開庭時,原告高甲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段文超、被告高乙、楊某、高丙、高丁均到庭參加訴訟第三次開庭時原告高甲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段文超、被告高乙、楊某、高丁均到庭參加訴訟,被告高丙經本院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高甲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請求法院依法判令確認高A(原告祖父)于2016年9月22日立下的遺囑中涉及的拆遷安置房屋面積108.89平方米歸原告高甲所有(價值20萬元),2、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事實與理由:高A(原告的祖父)系原江蘇省沛公酒職工,1989年經沛公酒廠同意,高A在該單位位于沛縣漢城北路家屬院內自籌資金建造磚混兩層房屋套(主房六間,配房三間),2000年8月22日,高A去的上述房屋的產權登記證書,房產證號碼為沛字第0165XX號,房產證登記的所有權人為高A,建筑面積為217.79平方米高乙(原告叔叔)結婚前后均與高A、楊某(原告祖母)居住在上述房屋內,高乙在婚后對房屋進行了部門增建。2010年沛縣華宇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取得許可,進行沛縣漢城國際花苑小區二期項目的拆遷建設。上述房屋進行測量后,2010年11月1日,高乙作為被拆遷人(乙方)與華字公司(甲方)就上述房屋簽訂了《沛縣城市房屋拆遷產權交換安置協議(A)》[協議丈量號:XX協議號: XX],楊某在該協議落款處簽了姓名,約定合法拆遷房屋安置面積為331.09平方米,高A認為該協議中的108.89平方米應當為自己所有,于2011年3月4日起訴高乙,法院審理后做出(2011)沛民初字第0484號民事判決書,確認上述協議中高A車有的拆遷房屋安置面積為108.89平方米。

        高A于2016年9月22日自書遺一份,寫明(2011)沛民初字第0484號民判決書中確認的上述協議中的拆遷房屋安置面積108.89平方米由原告高甲個人全部繼承,高A于2016年10月11日因病離世。

        原告辦理選房和上房結算等事宜,因此,原告作為合法的遺囑繼承人,請求法院確認上述遺囑中涉及的拆遷安置房屋面積為108.89平方米歸原告所有,以盡快上房結算。

        被告高乙辯稱,拆遷協議上是我簽字,我才是房屋主人,2014年曾駁回我父親高A申請執行的請求,請求法院不予支持,高甲欺上明下偽造遺囑,請求對遺囑進行核對被告楊某辯稱,房屋現在我住著呢,如果房子判給高乙,我就跟著他住,如果判給別人,我就沒地方住了被告高丙辯稱,對于遺囑申請鑒定真偽,其他同高乙意見。

        被告高丁辯稱,遺囑真實,按照遺囑處理。

        本院經審理認定事實如下:被繼承人高A生前與楊某系夫妻關系,雙方育有三位子女:長子高丁、次子高乙、長女高丙,三子女均為完全民享行為能力人.被繼承人高A于2016年10月11日死亡,高A的父母均先于高A死亡,被繼承人高A生前留有遺囑一份。

        2010年11月被繼承人高A與被告楊某的婚后共同財產坐落于沛縣漢城北路房屋被拆遷,被告高乙以被拆遷人的名義與拆遷人沛縣華宇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簽訂《沛縣城市房屋拆遷產權交換安置協議》一份,被繼承人高A對該拆遷協議有異議,認為該房屋應當有其份額。2011年3月4日被繼承人高A以財產權屬糾紛為由起訴被告高乙、第三人沛縣華宇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楊某,請求確認2010年11月1日高乙與華宇公司簽訂了《沛縣城市房屋拆遷產權交換安置協議》,約定房屋安置面積為331.09m2。高A認為該協議中的217.78m的房屋面積應當安置給高A,請求依法確認《沛縣城市房屋拆遷產權交換安置協議》中高A的拆遷安置面積為217.78平方米,后高A將訴訟請求變更為:請求確認上述協議中高A的拆遷安置面積為108.89平方米2012年5月18日本院作出一審判決,該判決判令:被告高乙、第三人楊某與第三人沛縣華宇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于2010年11月1日簽訂的《沛縣城市房屋拆遷產權交換安置協議(A)》中高A享有的拆遷房屋安置面積為108.89平方米。

        楊某與被繼承人高A的房屋被拆遷后拆遷人沛縣華宇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將沛縣沛城鎮漢城國際花苑二期三套房屋與被拆遷房屋進行了產權置換,上述置換的房屋已通知被拆遷人上房結算。

        2016年9月22日被繼承人高A書寫了遺囑一份,具體內容如下:遺立遺人高A,男,1936年生,身份證號碼為320322XX,現居住地址為沛縣沛城鎮。我今年81歲[原文中該字書寫不規范,系錯字],本人年事已高。為了在我死后在財產繼承上不發生糾紛,現于我頭腦清醒,明白之時,我自愿訂立遺如下:一、沛縣人民法院判決生效的(2011)沛民初字第0484號民事判決書,坐落于沛縣漢城國際花苑二期住宅小區,屬于我本人的拆遷安里房108.89平方米房屋,由我長孫高甲個人全部繼承。二、其他財產和存款,無,以上所立遺囑為我的真實意愿立遺囑人:高A(簽名)2016年9月22日。

        訴訟中,被告高乙、高丙、楊某等對原告高甲提供的遺囑的真實性提出異議,2018年6月28日被告高乙申請對遺囑是否為高A書寫進行鑒定,經本院委托南京金陵司法鑒定所進行鑒定,2018年8月27日南京金陵司法鑒定所給本院回函稱經該所鑒定人員對送檢材料進行文證審查和檢驗,發現檢材字跡與樣本字跡的書寫體式和書寫速度不一致,以現有的檢材與樣本之間的對比檢驗情況,無法出具鑒定意見,遂退回該鑒定,被告高乙仍堅持鑒定,本院于2018年11月23日再次委托鑒定,經委托南京康寧司法鑒定中心鑒定,該鑒定中心于2019年1月10日出具鑒定意見書,該鑒定意見書寫明:傾向認為2016年9月22日《遺囑》中立遺囑人處“高A”簽名字跡與樣本商立源簽名字跡出自同一人筆跡。

        以上事實有當事人陳述及當事人提供的證據沛縣人民法院的(2011)沛民初字第0484號民事判決書、沛縣城市房屋拆遷產權交換安置協議、沛縣人民法院的開庭筆錄、上房(結算)通知書、火化證、南京金陵司法鑒定所退卷函、南京康寧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康寧司鑒中心【2018】文鑒字第432號司法鑒定意見書及本院依法調取的作為鑒定對比樣本的高A的檔案材料等證據予以證實,本院予以確認本院認為,公民的合法財產依法受法律保護,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侵犯。

        《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五條“繼承開始后,按照法定繼承辦理;有遺的,按照遺繼承或者遺贈辦理;有遺贈扶養協議的,按照協議辦理”。第十條“遺產按照下列順序繼承:第一順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順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繼承開始后,由第一順序繼承人繼承,第二順序繼承人不繼承。沒有第一順序繼承人繼承的,由第二順序繼承人繼承,本法所說的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養子女和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女。本法所說的父母,包括生父母、養父母和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本法所說的兄弟姐妹,包括同父母的兄弟姐妹、同父異母或者同母異父的兄弟姐妹、養兄弟姐妹、有扶養關系的繼兄弟姐妹”,本案被告高乙、高丙、高丁均系被繼承人高A與楊某的子女,依法均有權繼承被繼承人高A的遺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十六條“公民可以依照本法規定立遺囑處分個人財產,并可以指定遺囑執行人。公民可以立遺囑將個人財產指定由法定繼承人的一人或者數人繼承,公民可以立遺囑將個人財產贈給國家集體或者法定繼承人以外的人”及第十七條的規定,高A死亡時親筆書寫遺囑,并在遺囑上簽名并注有日期,該遺囑符合法定形式要件,且系高A真實意思表示,故該遺囑合法、有效。該遺囑明確表示將其遺產由原告高甲繼承,故被繼承人高A的繼承人為本案的原告高甲,被告高乙辯稱其是房屋的主人,原告高甲的請求不應得到支持的意見,與事實不符,且原告高甲主張的繼承的份額108.89平方米已經沛縣人民法院出具的(2011)沛民初字第0484號民事判決書確認為被繼承人高A享有,故對被告高乙的該項觀點,本院不予支持,被告高乙等人辯稱原告高甲所提供的遺囑系偽造,不具有法律效力的意見,經鑒定機關鑒定傾向于該遺囑中高A的簽名系其本人簽名,且本院在審查證據時,亦認為該遺囑中高A的簽名與檔案中的部分簽名高度相似,故可以認定原告高甲所提供的遺囑系高A所寫,被告高乙等人主張遺囑系偽造的意見,證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二條、第五條、第十六條、第十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繼承人高A享有(2011)沛民初字第0484號民事判決書中確認的拆遷房屋安置面積108.89平方米由原告高甲繼承。

        案件受理費4300元,保全費3020元,鑒定費2000元,合計9320元,由被告高乙、高丙、高丁各負擔2500元,被告楊某負擔1820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江蘇省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朱  耘

        人民陪審員  姜蘇芳

        人民陪審員  李凌春

        二○一九年一月三十一日

        書  記  員  唐  慶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87-9636-9160
        - 法律咨詢
        扫一扫,关注网站
        掃一掃,關注微信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国产
        <output id="agvrs"></output>
          <tr id="agvrs"><label id="agvrs"></label></tr>

          1. <acronym id="agvrs"></acronym>

            <td id="agvrs"></td>
              <track id="agvrs"></track>
            1. <p id="agvrs"><label id="agvrs"></label></p>
            2. <tr id="agvrs"><button id="agvrs"><menu id="agvrs"></menu></butto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