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agvrs"></output>
    <tr id="agvrs"><label id="agvrs"></label></tr>

    1. <acronym id="agvrs"></acronym>

      <td id="agvrs"></td>
        <track id="agvrs"></track>
      1. <p id="agvrs"><label id="agvrs"></label></p>
      2. <tr id="agvrs"><button id="agvrs"><menu id="agvrs"></menu></button></tr>

        首页 >> 律師研究 >> 律師文集 >> 刑事文集 >>“入戶搶劫”與“一般搶劫”之辯
        详细内容

        “入戶搶劫”與“一般搶劫”之辯

        時間:2019-01-27

        【案情簡介】

        200618日,被告人水某、盧某與呂某(另案處理)計議后,攜帶砍刀、手套、線帽等作案工具,蒙面至靖江市江陰工業園區宋某開設的江峰廢品收購站,以賣廢品的名義,將正在睡覺的雇工唐某、陳某夫婦叫醒,唐某開門后,被告人等即沖進室內,采用毆打、刀刺、持刀威脅等手段,將唐某左眼眶內側壁打傷、陳某的背部刺傷,并用砍刀威脅陳某交出現金,共劫得現金人民幣6000元。2006112日,被告人水某、盧某被公安機關抓獲,隨即被刑事拘留,同年215日,經靖江市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案件由靖江市公安局偵查終結,以水某、盧某涉嫌搶劫(入戶)將案件移送靖江市人民檢察院起訴2006516日,靖江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向靖江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訴,起訴書認為:“被告人水某、盧某等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結伙采用暴力、脅迫手段,入戶劫取他人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百六十三條第(一)項,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均應當以搶劫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根據檢察機關的起訴意見,如果“入戶搶劫”成立,被告人將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江蘇泰州信義誠律師事務所接受被告人盧某的近親屬的委托后,指派孫富華律師作為被告人盧某的辯護人參與訴訟,庭前,辯護人真查閱了案件全部卷宗材料,根據被告人的供述及被害人的陳述,發現被搶劫的廢品收購站是一個經營場所,不符合法律關于“戶”的相關特征,對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搶劫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的規定,辯護人提出了本案被告人水某、盧某的犯罪行為是一般搶劫,不屬于“入戶搶劫”的辯護意見,并對公訴機關“判處十二年有期徒刑”的量刑意見提出了異議,認為應適用刑法關于“一般搶劫”的量刑標準,判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200661日,靖江市人民法院作出(2006)靖刑初字第134號刑事判決,判決書主要內容為:庭審中,控辯雙方圍繞兩被告人的行為是否構成“入戶搶劫”進行了辯論,公訴機關認為:雖然被害人唐某、陳某夫婦受雇于業主宋某24小時在廢品收購站值班,但廢品收購站白天是經營場所,晚上主要是受害人夫婦休息的場所,此時,具有“家庭生活的功能,且與“外界相對隔離”,被告人騙開大門后實施搶劫的行為應當認定為“入戶搶劫”被告人辯稱沒有騙開大門;辯護人提出的辯護意見是:該廢品收購站24小時營業,被害人夫婦晚上看店的行為不屬家庭生活范疇,而是完成雇傭工作,因此,本案不能認定為“入戶搶劫”。法院認為:“戶”是保障公民生活自由和安寧的重要場所,…,刑法將“入戶搶劫”規定為搶劫罪中加重處罰情節,并予以嚴厲打擊,其目的在于維護“家庭”這一社會生活中最為重要的法益,因此刑法意義上的“戶”一般應當與家庭生活相聯系,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搶劫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將“戶”限定為“供他人生活的與外界相對隔離的住所!逼渲小肮┧思彝ド睢睘楣δ芴卣,“與外界相對隔離”是場所特征,只有同時具備上述兩個特征,才能認定為刑法意義上的“戶”本案中的廢品收購站是24小時營業,這一事實得到了被害人唐某、陳某陳述及證人宋某證言、被告人水某供述的證實,因此,廢品收購站屬于營業場所,被害人夜間在廢品收購站居住,并非基于供家庭生活使用的范疇,而是為了方便營業。因此,廢品收購站不具有家庭生活功能,…,不具備“戶”的特征,兩被告人的搶劫行為不符合“入戶搶劫”的構成要件,辯護人的上述辯護意見于法有據,本院予以采納。最終,法院判決:被告人盧某犯搶劫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000元。一審判決后,被告人未上訴、公訴機關也未抗訴。

         

        【辯護詞】

        審判長、審判員、人民陪審員:

        江蘇泰州信義誠律師事務所接受本案被告盧某的父親盧某某的委托,指派我出庭為被告人盧某辯護,庭前,辯護人會見了被告人,認真查閱了本案的全部卷宗材料,剛才又參加了本案的庭審,現依據事實和法律,發表如下辯護意見:

        一、對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盧某伙同他人實施搶劫的犯罪事實和指控被告人盧某犯搶劫罪的罪名沒有異議;

        被告人盧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結伙采用暴力、脅迫手段,入戶劫取他人財物,且數額較大,其行為符合搶劫罪的犯罪構成要件應當以搶劫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二、公訴機關將本案被告人實施的搶劫犯罪定性為“入戶搶劫”,辯護人認為:這一定性是錯誤的,本案應該是“一般搶劫”案件,不構成“入戶搶劫”,理由如下: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搶劫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規定: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條第一項規定的“入戶搶劫”是指實施搶劫行為而進入他人生活的與外界相對隔離的住所,包括封閉的院落、牧民的帳篷、漁民作為家庭生活場所的漁船、為生活租用的房屋等進行搶劫的行為。根據這一規定,可以看出,“供他人家庭生活”是“戶”的功能特征,“與外界相對隔離”是“戶”的場所特征,只有同時具備上述兩個特征,才能認定為法律意義的“戶”。而本案被告人實施搶劫的廢品收購站不具備“戶”的兩個特征,首先,該場所不是“供他人家庭生活”,該廢品收購站是一個經營場所,而不是生活場所,即使在晚上,只要有人來,它隨時都進行經營,被告人水某交代(卷宗材料第40頁):在他們實施搶劫之前,他們看到有人騎摩托車到該廢品收購站賣東西,被告人水某也有兩次在半夜到該廢品收購站賣過東西;被害人陳某在公安機關陳述(卷宗材料第83頁):平常凌晨二、三點鐘,經常有人來賣廢品,只要有人來,他們都開門經營。這充分說明,該廢品收購站二十四小時都處于經營狀態,被害人夫婦雖住宿在該場所,但并非是基于家庭生活而居住,而是基于業主的雇請而進行看守,同時也方便營業,因此,該場所不具備“供他人家庭生活”的特征;其次,根據被告人水某的供述及被害人的證詞,充分說明該廢品收購站一直處于經營之中,因此,它與外界始終處于流通狀態,被告人實施搶劫時,是受害人自己將門打西植面就存“與置胡對隔文的場所征用此被在場所實施搶的行為只能是“一般搶劫”,而不構成“入戶搶劫”。

        三、被告人盧某有以下可以從輕的情節,請法庭在作出判決時予以考慮。

        1.被告人盧某系初犯,過去無犯罪記錄,他在靖江打工,一直以勞動謀生,與那些以犯罪作為謀生手段的慣犯有本質的區別,本次犯罪是受同案犯激將而產生犯罪意圖,主觀惡意明顯小于其他同案犯;

        2.被告人盧某歸案后,主動交代犯罪事實,前后口供保持一致,因此說,認罪態度好;同時,由于被告人盧某的坦白,為公安機關能夠及時破案提供了有利條件;

        3.被告人盧某對自己的犯罪行為深感悔恨,在辯護人會見及今天的庭審中多次表示了“認罪服法、積極改造、爭取早日回歸社會”的主觀心態。

        4.被告人的家屬在庭前已幫被告人退清贓款,并積極預交了罰金,依法應酌情從輕處罰。

        四、辯護人對本案的分析

        被告人盧某,由于文化水平低,法制觀念淡薄,在利誘和激將面前不能把持自己,從而走上了犯罪道路,無論對社會還是對他本人來說這都是一個悲劇,法律是嚴肅的,對其犯罪行為必須給予懲罰,但辯護人請求法庭在給予懲處時充分考慮到刑罰的最終目的在于教育改造犯罪分子,對本案被告盧某這樣一個初次犯罪的人,應給予適當寬大處理,給其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當然,辯護人同時要求被告人深刻反省自己的犯罪行為,積極改造,爭取早日走出監獄的大門,回歸社會。

        以上辯護意見,請合議庭在對被告人盧某量刑時予以充分考慮。

         

        搶劫罪是一種傳統的犯罪,是侵犯財產罪中最危險的也是危害最大的一種犯罪,我國刑法歷來將其作為嚴厲打擊的對象,現行刑法在對搶劫罪規定量刑標準時,既規定了一般搶劫罪的刑罰,同時又具體地規定了搶劫罪中應當適用較重刑罰的若干情形。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條規定:犯搶劫罪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有如下情形之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1)入戶搶劫的;(2)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搶劫的;(3)搶劫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的;(4)多次搶劫或者搶劫數額巨大的;(5)搶劫致人重傷、死亡的;(6)冒充軍警人員搶劫的;(7)持槍搶劫的;(8)搶劫軍用物資或者搶險、救災、救濟物資的根據刑法的上述規定,犯一般搶劫罪的,應判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但如果具有法律規定的上述八種情形之一的,就應適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的刑罰。2006年,本律師承辦了一起搶劫案件的辯護,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均認定為“

        入戶搶劫”,但辯護人認為該搶劫應為“一般搶劫”,不構成“入戶搶劫”,庭審中,控辯雙方對此展開辯論,公訴機關堅持構成“入戶搶劫”的公訴意見,提出判處“十二年有期徒刑”的量刑意見;辯護人依據事實和法律,充分論述了不構成“入戶搶劫”的理由并提出了應適用刑法關于“一般搶劫”的規定,“判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的辯護意見。合議庭最終采納了辯護人的辯護意見,認定本案為“一般搶劫”案件,以被告人犯搶劫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并處罰金5000元。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87-9636-9160
        - 法律咨詢
        扫一扫,关注网站
        掃一掃,關注微信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国产
        <output id="agvrs"></output>
          <tr id="agvrs"><label id="agvrs"></label></tr>

          1. <acronym id="agvrs"></acronym>

            <td id="agvrs"></td>
              <track id="agvrs"></track>
            1. <p id="agvrs"><label id="agvrs"></label></p>
            2. <tr id="agvrs"><button id="agvrs"><menu id="agvrs"></menu></butto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