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agvrs"></output>
    <tr id="agvrs"><label id="agvrs"></label></tr>

    1. <acronym id="agvrs"></acronym>

      <td id="agvrs"></td>
        <track id="agvrs"></track>
      1. <p id="agvrs"><label id="agvrs"></label></p>
      2. <tr id="agvrs"><button id="agvrs"><menu id="agvrs"></menu></button></tr>

        首页 >> 律師研究 >> 律師文集 >> 刑事文集 >>馬某故意殺人案 明辨防衛過當和故意殺人
        详细内容

        馬某故意殺人案 明辨防衛過當和故意殺人

        時間:2019-01-21

        馬某故意殺人案 明辨防衛過當和故意殺人

        【案情簡介】

        20078月的一天,被告人出租車司機馬某因與錢某為爭搶客源而發生吵打,錢某認為吃虧,遂聯系俞某準備報復馬某,后俞某先后找到何某、王某、高某等三人與錢某謀劃報復馬某。幾天后的一天晚上,錢某將俞某等四人帶至時代超市門前,指認了正在拉客的馬某后,俞某等人指定要乘座馬某的出租車,當晚十時許,當出租車行駛至釣魚臺無人處時,俞某等四人下車,將百元大鈔交給馬某找零馬某說:晚上頭一趟,沒有零錢。俞某順手就打了馬某臉上一拳。馬某一看,忙說:錢不要了,交個朋友。但俞某等四人不同意,將馬某拉下車,對馬某拳打腳踢,進行毆打,馬某抱頭躲讓,后被打倒在地,但俞某等四人仍不放過,繼續踢打,馬某非?謶,于是將從出租車里拿出的小刀打開,對著上來的俞某、何某、高某亂刺,致三人受傷,旁邊的王某一看,大喊“快拿東西”,馬某一聽,慌忙駕車離開,并報警投案。俞某等人受傷后,王某打電話給錢某,讓他將人送醫院,但俞某因搶救無效死亡。

        次日馬某涉嫌故意傷害罪被區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后區檢察院以故意殺人罪對馬某批準逮捕。起訴后,一審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馬某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一審法院刑事判決書下達后,被告人不服,以一審法院定性不當,量刑過重為由上訴至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中,出庭支持公訴的市公訴機關認為一審中公訴機關對被告人的犯罪指控及法院對本案定性不當,應以故意傷害罪對被告人定罪,且量刑過重,建議改判馬某有期徒刑13年。最終二審法院仍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辯護詞】

        審判長、審判員:

        江蘇大業天平律師事務所接受被告人馬某的委托指派孫衛東律師作為其辯護人參加案件的相關訴訟活動。通過庭前會見被告人、閱讀了辦案的全部卷宗,本案的事實是清楚的,為履行辯護責職,維護被告人馬某的合法權益,現發表辯護意見如下,供合議庭參考。一、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馬某犯故意殺人罪不成立,本案應當以故意傷害罪定罪量刑首先,主觀上,被告人馬某不具有故意殺人的故意。被告人八次供述均陳述是在被打逼急了才打開小刀的,亂刺是想嚇跑他們,根本沒有想殺死俞某。參與毆打馬某的高某在陳述中也多次陳述,相互之間無怨無仇,俞某被刺中是偶然的,是馬某失手,不存在故意。其他參與人也有同樣的陳述。物證中也反映被告人馬某構成輕微傷,照片上馬某粉紅色的T恤上滿是腳印和灰塵,小刀的刀刃有6.5厘米長,是一個平時削水果的刀子。公安偵查機關也是以馬某涉嫌故意傷害罪對馬某刑事拘留。

        其次,馬某還手是被逼所為。因為馬某剛勞改釋放,妻子剛懷孕不想惹事,在被四人打的睡在路上也沒還手。但四人不依不饒,仍上前用腳踢打。馬某此時恐懼感加重,擔心會被打死,遂從地上爬起來,打開握在手里的水果刀,對著上來的人沒有目的的亂刺,目的是讓四人停止毆打,但無殺人的故意。

        再次,被告人拿刀亂刺的行為,不是不計后果的殺人行為。在俞某等人被刺后,馬某駕車離開,是因為未受傷的王某大喊“快拿東西”,馬某擔心會受到再次傷害而離開,當時他并不知道俞某和何某等人的傷有多重,不存在放任俞某死亡后果的發生,即不存在間接故意殺人和未履行積極救助義務。這從馬某離開后打電話給好友耿某讓他開車到現場看看情況,就可以看出馬某并不知道俞某被刺中要害和必然死亡,讓耿某到現場看看情況,就是擔心有嚴重情況發生時,便于采取措施,不具有明顯的放任性。

        最后,是俞某等人尋釁滋事在先。馬某在被俞某等人故意找茬時已明確表示,車費不要了,交個朋友,但俞某在車內就打馬某臉上一拳非要馬某找零錢。在四人下車后,馬某剛要離開時,四人圍在車前,不讓車走,并將車門拉開,將馬某從車內拉出來就拳打腳踢,以達到受人之托“報復”的目的。案卷材料表明除俞某死亡外,其他參與挑釁的三人和雇主錢某共四人先是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后被改為治安拘留

        二、被告人馬某用刀捅刺的行為產生了嚴重的后果,屬于防衛過當

        首先,馬某用刀捅刺俞某等人的行為具有一定的防衛性。當馬某在車內就被打一拳并討饒車費不要了時,目的就是為了能盡快脫身當俞某等人強行拉開出租車車門并將馬某拉出時,馬某順手將儲物箱內的水果刀拿在手中,但未打開。如果在車外馬某沒有再次遭到毆打,則不會打開水果刀。證據材料顯示,馬某在被持續打了2分鐘后,感到被打的疼了,才打開刀刃亂揮,想劃他們,后馬某感到對方打得太疼了才轉用手中的小刀亂捅,目的是讓他們停止毆打,以便脫身。因此馬某用刀捅刺的行為具有一定的防衛性。

        其次,馬某用刀亂刺是在極度恐懼和一直被打的情況下才實施的。事發時夜深人靜事發地點一邊是寬闊的運河,一邊是茂密的樹林,告人孤身一人被四人有目的的群毆,且在車外后被一直毆打,心里極為恐懼,擔心會被打死,在此心理作用下,為保不死,才用將握在手中的小刀打開,亂刺,目的是讓四人停止對自己的毆打。

        再次,被告人并無與俞某等人相互毆斗的故意。公訴機關在第一次退偵函中要求公安機關查明馬某是如何下車的。證據材料顯示,馬某是被拉開車門拖下車的,因此,其不存在主動下車與俞某等人相互毆斗,而是在俞某等四人故意尋釁滋事的情況下,為了保護自己的生命安全才用刀亂刺俞某等四人的。

        最后,被告人馬某的行為屬防衛過當。雖然被告人馬某的目的是讓俞某等四人停止對其“報復”性毆打,但結果卻是一死兩傷,產生了嚴重的后果,超出了馬某的預期,也超出了防衛的限度。

        三、被告人馬某具有自首及當庭自愿認罪情節,依法可從輕處罰

        事發后,被告人馬某主動報案,并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并自愿認罪,根據《刑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對被告人馬某可從輕處罰。綜上,辯護人建議對被告人馬某以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6-7年。

         

        【辦案心得】

        該案經兩審,現已經終結,撇開本案兩審判決產生的社會反響不談,僅就本案馬某行為的定性的卻需要認真的研究和推敲,特別是本案在偵查、批捕、公訴、審判等階段對本案的定性各有不同,筆者作為辯護人,在本案的辦理過程中對此有更深刻的理解和體會。

        第一、本案爭議焦點

        被告人馬某在被故意挑釁、持續毆打后,因恐懼,將握在手中的小刀打開對俞某等人亂刺并致一死兩傷的行為究竟是故意傷害,還是故意殺人?馬某的行為是否具有防衛的性質?

        第二、弄清本案所涉及的相關法律概念的區別。

        故意殺人罪是指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的行為,包括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即明知自己的行為會發生他人死亡的危害后果,并且希望或放任這種結果的發生。

        故意傷害罪是指故意非法損害他人身體健康的行為。即明知自己的行為會損害他人身體健康的危害后果,并且希望或放任這種結果的發生。在通常情況下,行為人對于自己的傷害行為會給被害人造成何種程度的傷害,事先不一定有明確的認識。

        正當防衛是指為了保護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采取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方法,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防衛挑撥、相互斗毆等不屬于正當防衛。

        防衛過當指防衛行為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屬防衛過當。防衛過當不是罪名,應根據其符合的犯罪構成要件確定罪名。

        無過當防衛是指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行為。無過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本案中,被告人馬某在圍毆處于極度恐懼狀態下,為自保,將手中的小刀打開,對著圍上來的人亂刺,雖無殺人之想,但對其不分目的的亂刺行為,并引發嚴重后果,究竟是故意傷害還是故意殺人?

        馬某的行為能否構成正當防衛?如構成,防衛是否過當?是不是無過當防衛?盡管被告人馬某自己稱無殺人的故意,事實上,其也無殺人的故意,但其行為和結果是否就是故意殺人,即間接故意殺人?而本案的定性直接影響到對被告人的定罪量刑。

        第三、在辦理刑事案件過程中應注意的幾個方面:

        首先,要從證據卷的細微處入手認真研究每一個法律概念,有針對性地提出自己的辯護觀點,觀點要鮮明,有說服力,即使最后法庭不采納也要這樣做。因為一個案件的辦理不是一時的逞能,而是要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其次,要做好溝通和交流。除了和委托人做好之外,還要和公訴人和審判人員做好溝通和交流,當然這種溝通和交流是通過正當的渠道,現在檢察官、法官的工作壓力大,案件多,對案件的研讀不一定十分的充分,辯護人及時將自己的辯護觀點與他們進行溝通與交流,能取得最佳的辯護效果。再次,要做好自身安全工作。在本案辦理過程中,受害人一方非常強勢,竟然在案件庭審后跑到辯護人辦公室進行威脅,后在辯護人闡明律師的職責并嚴肅告知其行為將引發嚴重后果后,才離開。第四、希望二審法院對一審法院的判決進行改判難度較大。本案盡管市檢察院在二審中提出一審法院對本案定性不當和量刑過高,辯護人在一審辯護詞的基礎上,強調了一審判決后,所產生的社會反響,但二審法院均未能采納。二審法院在認為被告人馬某的行為具有一定的防衛性,但又認為,其用刀戳對方的方式來遏止對方的一般傷害行為,不符合正當防衛的防衛方式的要求,也就無從認定防衛過當。二審法院巧妙的回避了市檢察院和辯護人的觀點。但這樣的做法卻帶來如此的疑問,對一般傷害就不能用手中的刀來防衛?那么該選擇什么樣的器具來防衛一般傷害行為?一般傷害過程中因防衛措施不當導致嚴重后果怎么辦?能依據防衛傷害的結果將防衛傷害的目的變成殺人的目的嗎?刑法的可期待性原則如何實現?常有這樣的疑問,也許就是最好的辦案心得。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87-9636-9160
        - 法律咨詢
        扫一扫,关注网站
        掃一掃,關注微信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国产
        <output id="agvrs"></output>
          <tr id="agvrs"><label id="agvrs"></label></tr>

          1. <acronym id="agvrs"></acronym>

            <td id="agvrs"></td>
              <track id="agvrs"></track>
            1. <p id="agvrs"><label id="agvrs"></label></p>
            2. <tr id="agvrs"><button id="agvrs"><menu id="agvrs"></menu></button></tr>